關於部落格
  • 412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張平沼紅透兩岸三黨

時報周刊   / 報導/唐佩君 攝影/趙世平

張平沼是兩岸三黨的紅人,強調絕不當政治密使。
SARS疫情告一段落,台灣企業主迫不及待要飛出去視察,金鼎證券集團總裁張平沼已在上周飛往北京。這趟私人行程頗相當引人側目,在兩岸政治氣氛僵持下,中國方面正安排他與新領導人會面。有趣的是,他目前同時身兼國民黨中常委、總統府國策顧問,紅、藍、綠三色通吃卻還大受歡迎,在政商界中被認為是個奇人。 中興大學法律系畢業的張平沼,是台灣相當早期的法律人,連賴英照都是他後幾屆的學弟。大學畢業後,最早從事教職,一路做到教務主任,但後來仍走回法律本業,在彰化、新竹、台中先後擔任過檢察官及法官。 他與政治淵源連上線是後來選上第一屆立法委員,成為國民黨栽培的本土菁英人士之一。近期喧騰不已的中華開發投資案件中,當初國民黨介入金融版圖而成立的華信銀行及光華投信是新聞焦點,外界可能忘記,當初張平沼即被指派分別擔任常董及董事長,他在黨內的分量可見一斑。在個人資源累積至一定程度後,張平沼自行打天下,成立金鼎集團,旗下擁有證券及投信等。 張平沼在奠基台灣金融實力的同時,也早就看出未來投資中國勢不可擋,因此他在一九八八年開始籌備「海峽兩岸商務發展基金會」,於次年正式成立,足足比海基會還早二年。他自豪地說,這個基金會,當時經過李登輝及江澤民承認,是兩岸交流的第一個民間機構。 當時鄧小平已確立中國的改革開放路線,非常需要外國的資金、技術,對台灣也開始招手。張平沼在一九九○年率團訪問,在中國受到熱烈歡迎,卻也惹怒了國民黨,後來還遭黨中央暫時停權處分。不過,他沒有太多的情緒,現在回想起來,他認為當時政府開放的想法落後他太多了。 被處分的結果,反而讓他在中國黨政高層中更備受禮遇,江澤民想要了解台灣的動態,張平沼都是心中的第一人,他很快便成為兩岸交流窗口。相較多數台灣企業主採取低調建立關係的做法,大張旗鼓的張平沼,顯得相當另類。 張平沼中國政治人脈既早且深
張平沼與江澤民共見面8次,圖為1994年在中南海拍攝。(趙世平翻攝)
張平沼毫不迴避地積極安排與中國高層人士會面。他回憶,從一九九○年開始,他前後與江澤民一共見了八次面,其中在九○年五月與江澤民在中南海見面那次,二人一談就是一個半小時。 記者請教他當時二人談了什麼?他說,宣揚中國的改革開放是重點。當時江澤民很清楚地表達,中國軍轉民政策很成功,亦即原本是生產軍事產品的工廠,在蘇聯解體後改生產民生用品,現在讓人民溫飽不是問題,即將進入下一階段的小康計畫。 但中國經濟改革是政治改革的起點嗎?張平沼說:「我早期與江澤民先生往來相當密切,有時一年可以見面數次,他給我的觀念是強調經濟改革至上,雖然他沒說後面的最終目的,但我可以感覺到他想說的是將走上社會改革、甚至政治上的路線,可是很多人不相信。」 直至最近,他指著六月十日《中國時報》刊出「胡錦濤七月將發起政治改革」的大標題,高興地說︰「這證明我從十幾年前往返兩岸得到的訊息是正確的。」 在中國政治人脈上,張平沼較一般商人走得較早也較深,至於與現在的新領導班子,關係又如何?他說,「這些好朋友大家交情長達十餘年,前不久讓台灣人印象深刻的中國官員,在WHA會議上對台灣不友善的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吳儀,你們別看她是個鐵娘子,一臉嚴厲模樣,在一九九○年,當時她是北京市副市長,她招待我們吃飯時,穿了一襲花旗袍,飯後還一度要抱著我合照呢。唉!一般人都看不到她親切的那一面。」 他進一步回答,雖然他不願意談政治,但這次SARS事件,中國打壓台灣進入WHA,也讓他不得不搖頭,中國失去一個很好表達關懷台灣人民的機會。張平沼說,他一定會告訴對岸新領導人,這樣的處理方式真的不明智。 現在機會來臨,張平沼坦言原本雙方會面在SARS前已安排好,但因疫情打亂。經重新進行安排後,他可能會率領青商會及海峽兩岸發展會的成員約百人到中國訪問,會見的對象就是領導人;至於是胡錦濤還是溫家寶,到時就會有答案。也因此,他上周的北京行,特別引人聯想。 張平沼拒絕擔任政治密使
談到字畫,張平沼就會滔滔不絕的說明。
在兩岸三黨之間關係都非常良好的張平沼,會不會有身分轉換的問題?張平沼對此問題,認真地說,「我是台灣人,也是中國人,也愛台灣;當然兩岸的高層都曾經希望我帶話給對方,但都被我嚴正拒絕,因為我不做政治密使。」 「我認為,目前兩岸一談到政治,什麼一中原則就又跑出來,根本就談不下去;只有談經濟,透過商務發展還能維持往來。我從經濟的角度出發,做的都是對人民有利的事,我相信大家都可能接受這個出發點。所以,不管什麼黨,只要是增進兩岸經貿交流的事,我都很願意去做,也不會引來批評。」張平沼說。 可以這樣在兩岸三黨之間通行無阻,他在政治天平上的操作能力引人好奇。張平沼說,對中國要從經濟角度著手;至於在台灣,協調的能力就非常重要。 例如他現在身兼國民黨中央委員及總統府國策顧問,能同時具有這種雙重顧問身分的人不多。張平沼說,他在擔任立委時,常被委任負責與民進黨協調,那段日子與陳水扁、張俊雄常常討論事情,私交不錯;後來陳水扁擔任總統,聘他為國策顧問,一切都是很自然,他也非常願意提供看法,國民黨對此並沒有反對。常常有政治人物感嘆公私生活難兼顧,不過這十餘年來,張平沼除很早打入中國政治高層外,喜愛書畫的他,也是進入中國藝術市場的先鋒之一,甚至更因為在藝術的蒐藏上而交到許多新朋友。 張平沼位於台北市敦化南路上的辦公室,到處可看到出自名家的圖畫及字畫。他笑著說,這次採訪剛好遇上他的畫「換季」,現在掛著的是台灣著名工筆畫家涂燦琳的《十二生肖圖》,再二個月後,他會換上中國名畫家蕭海春的畫。蕭海春是中共全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的好友,由此不難看出他揉和公私領域的功力。說到高興處,張平沼直接進入圖畫庫房拿出蕭海春的作品,讓記者先賭為快。 讓張平沼頗為得意的是,中國近期以浪漫派畫風著名的畫家張自正、楊祖述,二人作品在文化大革命時被毀損不少,但他卻擁有一百二十幅張自正的畫作,以四十幅楊祖述的作品,這個數目在兩岸是第一。他自豪地說,事實上,現在要在整個中國再找出三十幅他們的畫都很困難了,為了讓同好欣賞,他準備在兩岸開展覽。藝術品本無國界之分,畫工好,有增值潛力,在蒐藏家的眼中就是寶。經濟市場亦是如此,但在兩岸中能夠百花叢林過,落葉不沾身的少數人中,能摸透拿經濟當令牌的巧妙,張平沼確是箇中高手。

資料來源 摘自: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

資料來源 :1758網誌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